男人收剑,就着微弱的灯笼光看,确实是银票。他正缺钱,她就送银子解了他的燃眉之急。他也不在废话,反正不管做什么,他都会为她做到。

    白绮涟交代了事,允诺事成之后再给一百两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其他的需要,就写纸条,埋在这里,我会看到的。”男人淡然,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白绮涟慢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柔嘉公主,皇后娘娘,我一定会让你们皇室蒙羞!也会以牙还牙!再怎么辛苦,就算是爬,我也会回去国都的!

    白绮涟望着乌云密布的苍穹,一切都不会太远!

    一切如所预料的顺利进行,白绮涟很满意,也查出了柔嘉公主的人。他们不是为财死,那她就来个将计就计,无意中漏了口风,说那人得了多少公主的赏赐。果如所预料的那般,毫不费力吹灰之力除去了那人。

    “小涟,你最近……”福婶与她同住,自然察觉了白绮涟的不对劲,以往小涟很少与他人来往,最近好像频繁起来了,“你如今怎么与那些人多交往起来,若是她们得了你的底细,你的灾难要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福婶对这个身世坎坷的姑娘很有好感,也不忍心她被人给糟蹋了。在这里,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的手段,否则是很难活下去的。

    “福婶,你过来。”白绮涟想福婶对她一些所为是清楚的,她还苦口来劝告自己,可见她的真心,“福婶,你想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福婶大吃一惊:“怎么动这心思,侍卫都守着呢,多少人曾想逃跑,就被杀害在这陵园了。我是亲眼见过几次……”想到这些她还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小涟,你别动这样的心思,福婶是过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福婶,我也是迫不得已。当初是逼不得已进宫做冲喜的秀女,但因为得罪了贵人,就被弄来这边。我也想安分守已,可是无意中,我听到了些不该听到的辛秘……我实在是没办法,若不做,我只能等死!”白绮涟说着说着,委屈地流出了眼泪。她也想好好平静地过,但命运不放过她,柔嘉公主不放过她,她也不想再这样忍气吞声,难道还要被践踏至死吗?她做不到这般的委曲求全!竟然这样,她就该与命运背水一战!

    福婶抱着她:“哎……那也得好好想想法子,不能冒然,不能冲动行事。至于我,大半辈子都在这里了,出去了又能怎样,出去了也只是逃犯……”

    在12月中旬,白绮涟终于决定要离开陵园。她乔装改扮,只带了一些银两跟药品,在福婶的帮助下,远离这座牢笼。

    “福婶,你真的不走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在这里,也能为你掩护一二。再说我这把老骨头,就是去了外边,也不知道做什么,你去吧,一路保重。”福婶舍不得她,但想到小涟的天空应该是更广阔的。

    “我叮嘱福婶的事千万记着!”

    突然轰隆一声巨响,接着又是几声。白绮涟知道该是她走的时候了,望了一眼福婶,她不再留恋地走了。

章节目录

庶女妖娆:媚骨生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沈云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沈云舒并收藏庶女妖娆:媚骨生春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