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敢想,为了一个女人,帝止竟然这么大的火气。

    印象之中,他还从来不曾为了一个女人这样的,可见宁妃娘娘在他的心中,的确是分量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皇上饶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宫中侍卫汹涌而入,拽着昭阳宫里跪了一地的奴才便要拖出去杖杀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惊恐凄厉的喊叫声充斥了整个宫闱,听着让人心中都毛了。

    侍卫的拖拽声,宫人的哀嚎声,太医的求饶声,充满了整个昭阳宫,到处弥漫着恐惧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日是正月二十一,呲罗烟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帝皇,要为了宁妃,斩杀昭阳宫上下上百号人,把六位太医,赶出京城。

    后来这事情在京城之中广为传播,便有了后来第一宠妃的说法。

    都说昭阳宫里的宁妃娘娘独宠后宫,连当年京城第一美人的谢家女淑妃娘娘谢云霓都比不上,自此后,人人都说,宁妃息姬,是天下第一宠妃。

    任何人,都不敢轻易得罪。

    就在这些嘈杂声四起之时,卫苍也只是冷眼旁观,似乎不打算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慌乱惊恐的众人只听见有人轻轻地叹了一声,充满了悲悯和慈悲,在这叹息声后,她只说了一句:“皇上,让我来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齐齐地看向站在角落里的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米白色的官服加罩在身上,身段窈窕纤长,宽大的束腰越让她看起来腰肢曼细,官服比裙子,要让她看起来更加干练洒脱,身上披着白色的披风,站在那里眉目淡淡的,看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便是这样一个人,一句话救下了昭阳宫上下,以及那几个惶恐不安的太医。

    帝止听见她的话,身体慢慢地靠在了美人榻上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瞧着她,那双眸子阴晦不定,万般阴鸷。

    他说:“竟没想到,台主竟然也会解毒!”

    呲罗烟抬眼看向内殿,重重叠叠的紫色帷帐把内殿和前殿分隔开来,看不到里面的光景。

    她拉回眼神来,低下头来不卑不亢地说:“微臣少时曾学过医术一二,也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说得婉转,声线轻柔曼妙得很。

    帝止的眼眸,越深了。

    低眉顺目的女子,从她身上看不到任何一点生机勃勃的东西,但是,她浑身上下都散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,那是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,让他生出了一种想要一探究竟的心思来。

    他被自己的这个心思吓到了,心下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“台主慈悲心怀,想要救这些人,可知道,若是你不能给宁妃解毒,后果会是什么?”帝止明里暗里,都是杀她的心。

    眉目寡淡清欢的女子低着头:“微臣愿和昭阳宫宫人同罪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帝止声音郎朗,明显对呲罗烟的赌注很是感兴趣。

    光影绰绰里,瞧着,这男人本来阴沉冷厉的眉目,竟然因为她的这赌注,散出了耀眼的流光。

    这世上,能让帝止感兴趣的事不多。

    人,更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帝止对呲罗烟,很有兴趣。

章节目录

三嫁狂情暴君:凰权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三千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渡并收藏三嫁狂情暴君:凰权天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