柳松柏抖一抖手,将信纸拎出来展现在人前。中间位置,赫然显出柳文钦几个字。

    谢太师与镇国公、刑部尚书、大理寺卿松一口气,完全没有想到会峰回路转!

    元靖帝搭在膝盖上的手,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他终究大意了,当初以为镇北将军府满门被灭,这一件事便落下帷幕,没有将这些“证据”给销毁。

    谁知陆峤不但没有死,还活着回来给镇北将军府平反。

    柳松柏将信纸递给谢太师,“父亲当时被威逼临摹几封信,他深知大祸将至,临摹时留下几个字,‘镇北将军冤’,许是被人觉察到,后面的话来不及写,便被人给杀害。”

    柳松柏愿意出来作证,何尝不是为了父亲的遗愿,给镇北将军平反。

    当年情势紧张,他们柳家被人监视,若是出面作证,只怕还未到公堂作证,便会被抹杀。

    直到镇北将军满门被砍,监视他们的人才撤离,那时候已经无力回天,举家搬离京城。

    一年前,陆峤找上门,请他作证。

    柳家这些年,一直备受煎熬,背负上一门忠烈的性命。

    因此,毫不犹豫,他答应站出来。

    柳松柏将柳文钦弥留之际的那句话,递给谢太师,“您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谢太师看一眼,连忙呈递给元靖帝。

    元靖帝之前乱了一瞬,如今已然恢复镇定,“仅凭这个东西,不足以证明陆凌霄是被构陷。谁知这盆里的药水,你们可有动手脚,将柳文钦几个字印上去?”

    谢太师变了脸色,元靖帝这是……不肯给镇北将军平反?

    他联想到陆峤的话,难道真的是元靖帝一手布的局,害死淮南王与镇北将军?

    谢太师心沉到谷底,若是如此,不论拿出什么证据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就如当年,前朝皇帝执意要铲除镇北将军!

    顾庭之握紧手中的穗子,抬眸看向陆峤。

    陆峤微微一笑,并未因为元靖帝的话而变色,反而愈的从容,“皇上说的对,只靠这一样证据,的确很微薄,不足以给我父亲洗刷冤屈。”

    元靖帝闻言,心里咯噔一下,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陆峤目光冷厉道:“这些年,我走遍大周山河,看一看将士们用热血与性命坚守的江山。去往玉阳关时,去了一趟北蛮。北蛮王亲自接待我,我提起当年一事,得到一些有趣的东西,相信皇上很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陆峤转向顾庭之,温声道:“顾大人,替我将东西呈递给皇上。”

    顾庭之从袖中取出一封信与一包东西,呈递给元靖帝。

    元靖帝听到陆峤的话,他就变了脸色,见到顾庭之手里的东西,他搭在扶手的手骤然握紧,额头上青筋爆鼓。

    他来时喝了药,不再头痛,药效能够维持几个时辰。

    眼下,却是被激的一阵头痛。

    陆峤眸子里一片平静,唇边流泻出一抹浅浅的笑,望着脸色极其难看的元靖帝,“皇上,您不打开看一看吗?”

    元靖帝垂下眼帘,盯着面前的东西,又掀开眼皮子望向众人,他们好奇的盯着此物,想要一窥真相。

    元靖帝伸出手,掌心搭在这两样物件上压下来,并不打算打开。

    他看向眼中透着挑衅的陆峤,从齿缝中,挤出一句话,“朕自然相信陆世侄的话,你们给的证据很充分,当年前朝皇帝确实冤枉镇北将军。从今日起,镇北将军府恢复以往荣耀,朕追封镇北将军为威勇侯。”

章节目录

锦鲤萌宝:神医娘亲,超美味!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锦裕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锦裕并收藏锦鲤萌宝:神医娘亲,超美味!最新章节